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元悦为什么生了儿子之后就断绝女色了两次差点当了皇帝

发布时间:2020-12-25 04:03:02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元悦为什么生了儿子之后就断绝女色了?两次差点当了皇帝

大家好,这里是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生一儿子后, 变态王爷从此断绝女色, 两次差点当了皇帝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后改名元宏)有七个儿子,其中第六子为汝南王元悦。在众兄弟中,元悦性格狂暴,行为变态,是非常另类的一个。

北魏自道武帝拓跋珪以来,汉化较深,皇室成员大多崇信佛教,也有一定的文采,如拓跋宏就通晓佛教义理,诏令也通常由自己亲自草拟。受皇族影响,元悦自幼“好读佛经,览书史”,文化素养较高,但在性情上比较另类,“为性不伦,俶傥难测”(《魏书·孝文五王》),经常会做出一些怪异的事情来。

元悦生年不详,从五哥元怀生于公元488年,七弟元恌生于公元494年看,元悦应生于二者之间。公元497年,拓跋宏立次子元恪为皇太子,封三子、四子、五子为王,但未封六子、七子,说明元悦当时的年龄的确较小。

拓跋宏去世后,元恪即位,改元景明。景明四年,即公元503年六月,元悦才被封为汝南王。此时,幼弟元恌业已夭亡,元悦成为元恪最年幼的弟弟。元恪对诸弟还算不错,经常教他们读书明理,但元悦表现得比较叛逆。

相比于佛教,元悦更热衷旁门左道,经常跟江湖术士来往,“有崔延夏者,以左道与悦游。合服仙药松术之属,时轻与出采之,宿于城外小人之所”(《魏书·孝文五王》)。在崇尚佛教的北魏,元悦喜欢上了道教,信仰偏离,行为乖张,甚至采炼丹药,夜不归宿,故成为当时北魏皇室中的一个另类。

道教,追求静身修性,羽化成仙,元悦乐此不疲,甚至走火入魔,走上了极端,“遂断酒肉粟稻,唯食麦饭”。对于女色,元悦也表现出了排斥心理,王妃闾氏,出身名门,知书达理,夫妻二人起初不错,但闾氏生下一子后,元悦就不再跟闾氏沟通交流,“又绝房中,而更好男色”(《魏书·孝文五王》)。

此时,元悦尚不足二十岁,闾氏也在妙龄。元悦如此变态,闾氏哪里能忍受得了,未免在情绪上有所表示,却遭到了家暴。稍不如意,元悦就对闾氏打骂,“轻忿妃妾,至加捶挞,同之婢使”,甚至把闾氏打得卧病在床,“病杖床蓐” (《魏书·孝文五王》)。多亏胡太后加以干涉,强令禁止,元悦才有所收敛。

元悦对自己的老婆下狠手,对手足兄弟也缺乏亲情。元悦的同母哥哥元怿被奸人害死,元悦竟“了无仇恨之意,乃以桑落酒候伺之,尽其私佞”。对于元怿的儿子元亶,元悦同样毫无怜悯之心,百般苛求财物不成,竟“召亶杖之百下。亶居庐未葬,形气羸弱,暴加威挞,殆至不济”(《魏书·孝文五王》)。

对亲人动手,这是一种变态;对罪犯动手,元悦同样也很变态。出任徐州刺史后,元悦在处置地方事务时极其残忍,“乃为大剉碓,置于州门,盗者便欲斩其手”(《魏书·孝文五王》)。元悦此举,对于安定地方治安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这明显是自定法度,处置罪犯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不遵礼法。

公元528年,河阴之变,胡太后、幼主元钊被扔进黄河淹死,北魏宗室几乎被屠尽,而汝南王元悦、北海王元颢、临淮王元彧三王因为当时不在洛阳,侥幸躲过一劫,他们随即南下投奔了梁武帝。梁武帝之所以结纳他们,有很强的政治外交目的,即日后在北魏扶持亲梁的傀儡皇帝。同年十月,梁武帝“以魏北海王元颢为魏主”(《梁书·武帝本纪》),并遣名将陈庆之率兵护送元颢北上。

次年五月,陈庆之攻入洛阳,把元颢推上了皇位。闰六月,北魏大军反扑,重新占领洛阳,杀掉元颢。元颢死后,梁武帝的计划泡汤,而元悦却有了野心。公元530年六月,梁武帝故技重施,“遣魏太保汝南王元悦还北为魏主”(《梁书·武帝本纪》),并以魏尚书左仆射范遵为安北将军、司州牧,随元悦北伐。

元悦的行程并不顺利,刚入魏境,一看势头不对,认为自己这点兵马不是尔朱氏集团的对手,成不了大气候,搞不好就会重蹈元颢的覆辙,死无葬身之地,索性又返回了南梁。自然,元悦这个空头皇帝没有当成。此后,元悦又在南梁住了一段时间。公元532年正月,元悦提出归魏,梁武帝派人将其送到洛阳。

高欢击败尔朱氏集团,掌握北魏大权。公元532年四月,高欢废掉傀儡皇帝元朗,并有意立元悦为皇帝,毕竟元悦是孝文帝的亲生儿子,在血统上占有优势,且有一定的才干。但是,元悦“清狂如故,动为罪失”(《魏书·孝文五王》),高欢“闻其狂暴无常,乃止”(《资治通鉴》)。这样,元悦再次与皇位失之交臂。

虽然没当上皇帝,但元悦做了中、大司马。然而,仅过了一个月,元悦就被杀害。孝武帝元脩杀元悦的理由很简单,“以悦属尊地近,内怀畏忌”(《魏书·孝文五王》),元悦的政治身份以及其乖张难测的性格,让元脩感觉很不放心,这种潜在威胁必须除掉。元悦这个另类王爷,最终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长沙市暴饮暴食医院

海口市抗环瓜氨酸抗体医院

吉林省症状性腮腺肥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