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树声生平都有什么轶事王树声生平轶事简介

发布时间:2020-12-25 07:30:53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王树声生平都有什么轶事 王树声生平轶事简介

人物轶事

善射将军

将军善射,于红四方面军有“神射手”之称。1927年黄麻起义时,王树声将军率领农民自卫军守麻城。敌红枪会万余人攻之。将军登城北门,见敌蜂拥蚁行而至,为首是一红衣“师爷”。将军取步枪,推弹上膛,射之,“师爷”应声倒地,群匪四散逃命。红四方面军老战士董国元言,长征途中某日,见王树声将军为红军战士授短枪射击要领。将军举驳壳枪,指一座屋顶言:“我打右下角翘起的三片瓦”,话音刚落——啪、啪、啪!三片瓦被击得粉碎。“文革”中某日,将军为其子表演射技,以气枪击梨树上的梨子,连发三枪,三只梨相继坠地。其子捡之,见三梨竟完好无损,盖弹丸均击于梨把上也。该年将军已逾花甲。

打劫自家

红军时期。有一次夜里,王树声带上几个红军战士,潜回村里,去抢劫自己的叔奶奶家。队伍破门而入,放话要钱。在朦朦的月光中,叔奶奶认出了王树声,老人家大吃一惊,当场喊出了他的小名,并对他说:“娃儿呀,你要钱,就直接回来跟叔奶奶说,用不着带上刀枪来叔奶奶家抢的。”

遭劫下跪

1937年3月13日,红九军剩余的300多人和骑兵师剩下的100多骑兵,编为右支队,由西路军副总指挥兼九军代军长王树声等率领,沿祁连山深处向东跋涉。西路军失败后,大家又把两个行动不便的伤员隐蔽好,王树声把剩下的8个人分成两个小组,分路赶回陕北:王树声、杜义德加上营长谭云保和一个通讯员是一路;李新国和通讯员曹丕堂、秦传山、周德玖是一路。王树声、杜义德、谭云保等4人与李新国等4人在民勤骆驼店分手后,当天夜里,王树声等4人遇到蒙古土匪(李新国则说是蒙古盐卡的税警)的包围。土匪大声喊叫著,让王树声他们缴枪。4人冲出房子,见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在骆驼后面瞄着他们。杜义德拔枪要打,王树声大声制止着。王树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杜义德等惶惶然,赶紧把他扶起,王树声说:“他们是一伙经济土匪, 要的是我们的金条和枪,不是我们的人。要不他们早就该开枪了。土匪人那么多,打起来只能遭受无谓的牺牲;再说,伤了帐篷里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们的使命是到陕北去,向党中央汇报。革命战士不怕死,可死在这里值得吗”,3个人被勉强说通,痛苦地把枪和金戒指之类交给了土匪。果然土匪没有杀他们,并每人还给他们一个金戒指,让他们作东去的路费。走到靖远县境,王树声巧遇红五军保卫局长欧阳毅。他也是在西路军失败后,东返途中辗转流落到此的;因身体不好,又用光了盘缠,就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在这里写字卖字,想休息一段,再行东去。见到副总指挥王树声,欧阳毅喜出望外,便想让王树声给自己打下手,抻抻纸,磨磨墨,等积攒点盘缠再走。王树声不屑于此。欧阳毅只好随这位副总指挥一起东去。王树声生得敦实剽悍,脸上点缀着许多紫红的酒刺疙瘩,绰号“绷麻子”。一般胆小的百姓见了就怕。在向一家老乡找饭吃时,王树声因与老乡成年的儿子发生口角,被追逐,先行逃跑。后又遇开明绅士俞学仁,陪他到陕北。刚踏入陕甘宁边区地界,王树声就被几个红军便衣侦察员掀翻在地,捆了起来。押回驻地,首长见了,这才被证明他不是国民党马家兵的奸细。那开明绅士俞学仁也陪着受了一场虚惊。这将军之跪,并非王树声的耻辱,倒是他粗中有细,灵活决断,善於在特殊情况下保存自己的绝好例证。不然,何以有建国以后的大将王树声,何以有大军区司令员杜义德。

革命伴侣

抗日战争时期某日,将军洗头净面,着装全新,勇进门诊部,突然对正在值班的医生杨炬说:“杨医生,我对你印象很好”杨炬吓了一跳,脸红耳赤,扭头躲进隔壁换药室。将军则昂首挺胸,向后转,退出门诊室,不失风度。后来,将军第二次与杨炬见面,依然昂首挺胸,说:“小杨同志,请你嫁给我。”杨炬无言默许了他。将军于是与杨炬恋爱一年,遂定终身。

1944年中秋,王树声将军和杨炬一起看望贺龙和徐向前。贺、徐都很高兴,建议说:“今晚是中秋佳节,就把婚事办了。”杨炬说:“我们还没有向组织打报告呢。”徐向前说:“我是树声老上级,可以当半个家。”贺龙说:“我是联防军司令,完全赞同。”于是强留王树声与杨炬当日办婚事。当日晚,众将官闹新房,逼王树声将军与杨炬交代恋爱经过。杨炬羞答答言“他呀,可真厉害!”王树声将军立即回道“她呀,真调皮!”是时徐深吉为之作喜联:调皮遇厉害;花好见月圆。横批:革命伴侣。邵式平书写。中原突围前夕,王树声将军与杨炬分散突围。临别,将军取与杨炬合影照片,于背面题诗赠之:“久别重逢今又别,不知人月几时圆?伤思艰险犹尝尽,誓将奋斗会中原。”此照片杨炬保存至今。

公私分明

新中国成立不久,有些沾亲带故地求王树声帮忙,想在城市找个工作或弄个一官半职。王树声对他们说:“我的职权是党和人民给的,是用来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的,没有丝毫营丝的权利。你们有困难,应该依靠当地政府解决,依靠自己努力生产。”他的亲侄女和叔伯侄儿一直在家务农,过着普通农民的生活。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国家物资供应比较紧张,许多生活必需品和日常用品短缺,粮,油,布等按人口凭票供应。王树声要求家人,按北京政府的规定,供应什么,吃什么;供应多少,买多少,不能多吃不占搞特殊。办公用品,要计车公里,按规定付费。

担任国防副部长期间,王树声多次出过访问而接待外宾。每次外宾赠送他的礼品,他都悉数交公。一次,警卫员将外宾赠送他的礼品放到了王树声车里,王树声看到后,让其送给了有关部门。他说:“我这个副部长,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外宾打交道,礼品怎么会是赠我私人的呢?公私分明,是革命纪律,今后务必牢记呀!”1972年底,王树声的长子王鲁光要结婚了。随着婚期的临近,家里除了为新人安排一间房子,一张床和二条新棉被,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鲁光把放在室外的一个石头茶几搬到自己的小屋,找来一快桌布蒙上,又找来两把旧椅子放在两边。王树声的警卫看不过去,心想,高级干部的子女虽不能摆阔气,但农村老百姓结婚也不至于这样寒酸啊。于是,他自作主张和鲁光商量,将军事科学院首长休息室的两把金丝绒面椅子和一张大理石茶几,暂时借来布置新房,等婚后再归还。第二天晚上下班时,警卫员将这几件家具放到了王树声红旗轿车的后备箱里,准备带回。王树声看到后,严厉地问:“你这是干什么!”警卫员忙说借给鲁光用用,公家的东西不能动,不能拿!”警卫员只好将东西放回原处。

养花看戏

将军爱养花,特别喜爱君子兰。将军常往同院老花工任师傅家请教养花技术。某日,任师傅患病,恰好将军到,急奔《解放军报》社门诊部,亲领医生诊治。此后每日散步必至任师傅家,问寒问暖,直至任师傅完全康复。王树声将军时任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

王树声将军喜京戏,常往北京长安大剧院看戏,尤喜看《空城计》、《辕门斩子》、《霸王别姬》等。“文革”中期间,将军至京西宾馆礼堂看京戏《龙江颂》。演出结束,朱德、江青等上台接见演员,江青居中上台,朱德则侧行,演员们高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将军愤愤,回家途中骂道?“这个家伙,敢欺负朱老总,向她学习个屁!”

拉萨市新生儿体重异常医院

兰州市中轴玻璃体切除医院

江苏省丘脑胶质瘤医院

合肥市乙肝病毒相关性肾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