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绷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姜超对美国而言单纯贸易保护未必带来就业回归

发布时间:2021-10-20 13:01:40 阅读: 来源:绷缝机厂家

姜超:对美国而言单纯贸易保护未必带来就业回归

姜超:对美国而言单纯贸易保护未必带来就业回归  中美贸易概况如何?中美贸易关系密切,对彼此都非常重要。根据2016年的情况测算,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目的国,也是美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对于中国而言,美国是中国第一大出口目的国,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8.5%,也是中国第六大进口来源国。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根据2016年的数据,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高达3470亿美元,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近50%。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经济、贸易发展的规律;二是全球贸易规则的不平衡,服务贸易自由化进展缓慢;三是美国对中国设置了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阻碍了美国对中国的出口。

贸易战如何打?08年危机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就在不断升级。根据WTO的统计,08-16年美国发起和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高达2259个,中国受到影响的有2067个,专门针对中国的NTB就有99个。中国实施的NTB则相对少很多,08-16年间中国共发起和实施非关税贸易壁垒1776个,美国受到影响的有1682个,专门针对美国的NTB有46个。预计未来美国对中国贸易战有三种可能方式:第一,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近几年中国央行干预汇率是为了避免人民币贬值,并不满足美国财政部对汇率操纵的条件,即使列入短期内对中国影响也不大。第二,如特朗普所说对中国产品征收45%高关税,这一措施在WTO的框架下很难执行,而且大规模贸易战对中美都不利。第三,延续08年以来的手段,采取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等非关税贸易壁垒,这一措施或是更为可能和普遍的贸易保护手段。

影响有多大?中国出口受损,经济会受到影响。我们这里按照10%、20%、30%、45%四个档次,来测算美国提高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中国总出口分别将降低1.1%、2.6%、4.1%和6.4%,将被拖累0.2、0.5、0.7和1.1个百分点。中国对出口较为依赖的计算机和通信电子设备、文工体娱用品、皮革毛皮羽毛和制鞋、服装服饰、运输设备、金属制品和机械、家具制造等行业受到影响或更大。如果美国采取双反措施,可能主要集中在杂项制品、化学制品、金属及制品等领域。对于美国而言,单纯贸易保护未必带来就业回归,通胀反而可能迅速上升。根据TheConferenceBoard的统计,2013年时中国制造业单位劳动力成本仅为4.12美元/小时,为美国的11%,远低于美国。所以即使美国限制来自中国的进口,美国的企业也未必有动机生产这些商品,除非美国政府在税负和补贴方面给予扶持。如果限制了来自中国低价商品的进口,美国消费者可能要承担更高的成本,通胀可能在短时间内上升。

中国如何应对?如果美国对中国挑起贸易战,中国可以采取几方面措施加以应对。首先,短期内中国可以采取一定的反制措施,让美国意识到贸易战对双方均不利。美国的飞机、电子产品、大豆等出口对中国市场依赖程度较高,中国也可以对这些行业提出反倾销调查或提高关税。其次,中国应该加快服务业开放的步伐,当前国际贸易的一大问题是商品贸易足够自由化、而服务贸易自由化进程较慢,逐步开放服务业一方面可以引入竞争、促进生产效率提高,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缩窄中美贸易逆差、减少两国矛盾。最后,中国是自由贸易的获益者,在贸易保护主义普遍抬头的背景下,应该扛起自由贸易的大旗,继续推进与欧盟、东盟等经济体的贸易自由化。

中美贸易关系密切,对彼此都非常重要。根据2016年的情况测算,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目的国,占美国出口总额的7.8%,仅次于加拿大、墨西哥;也是美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在美国进口总金额中占比高达21.1%。对于中国而言,美国是中国第一大出口目的国,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8.5%,也是中国第六大进口来源国。从贸易差额的角度看,美国是中国重要的需求来源。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也让中国可能成为美国贸易战的焦点。根据2016年的数据,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高达3470亿美元,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近50%。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经济发展的规律,美国属于以服务业为主的发达经济体,全球贸易的发展使得美国本土的商品生产逐渐外包至生产成本更低的国家,80-90年代日本是美国逆差主要来源,但之后被迅速崛起的中国所取代。二是全球贸易规则的不平衡,在当前WTO的框架下,贸易自由化的重点在商品领域,全球服务贸易因各种壁垒而发展缓慢,所以美国具有比较优势的服务业出口困难。三是美国对中国设置了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阻碍了美国对中国的出口。

08年危机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就在不断升级。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在不断上升,根据WTO的统计,08-16年美国发起和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多达2259个,中国受到影响的有2067个,专门针对中国的NTB就有99个,且以反倾销为主,以卫生检疫标准为辅。中国实施的NTB则相对少很多,08-16年间中国共发起和实施非关税贸易壁垒1776个,美国受到影响的有1682个,专门针对美国的NTB有46个,也以反倾销保护措施为主。此外,根据USITC的统计数据,美国2008年至今发起的314项双反调查中,有218项是专门针对中国的。

由于中国是美国最大的逆差来源,所以特朗普上台后也将贸易保护主义的矛头指向了中国,预计未来美国对中国贸易战有三种可能方式。第一,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尽管特朗普不断扬言如此做,但实施可能性非常小,即使实施影响也不大。从技术层面来说,根据美国的2015法案,汇率操纵国需满足对美有显著贸易顺差、明显的经常项目顺差和持续地单边干预外汇市场三大条件。但中国目前并不满足第三点,近几年中国央行干预汇率是为了避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向市场投放的是外汇,所以美国财政部在去年10月的评估报告中也未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退一步讲,即使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根据2015法案,中美之间也有一年的时间来谈判解决方案,只有在谈判未果的情况下美国才会对中国进行制裁。

第二,如特朗普所说对中国产品征收45%高关税。这一措施和WTO的非歧视和市场开放等基本原则是明显违背的,所以在WTO的框架下也很难执行。除非美国退出WTO或者重新谈判WTO的基本原则,但这种可能性非常低。此外,中国也有一定的筹码,爆发如此大规模贸易战对中美都不利。

第三,延续08年以来的手段,采取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等非关税贸易壁垒。在前两种措施执行较为困难的情况下,这一措施或是更为可能和普遍的贸易保护手段,一方面只要美国有足够的证据,双反并不违背WTO原则,另一方面特朗普执政团队在这一方面也更有经验。

中国出口受损,经济会受到影响。非关税贸易壁垒也相当于提高了贸易成本,其影响可以等价为关税,所以我们这里按照10%、20%、30%、45%四个档次,来测算美国提高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当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产品征收的平均关税约为3%,我们不妨假设提高的税率全部反映到价格上;WillemThorbecke测算得到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实际汇率弹性为0.4~1.28,我们不妨取平均值为0.84。据此我们可以得到在四个档次的关税水平下,中国对美出口分别将减少5.7%、13.9%、22%和34.3%,中国总出口将降低1.1%、2.6%、4.1%和6.4%。

根据王俊杰的测算,中国出口增长和GDP增长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18,这也意味着在四种关税水平下,中国GDP将被拖累0.2、0.5、0.7和1.1个百分点。

就行业而言,如果美国采取全面提高关税措施,我国对美国出口金额较大的机电音像、杂项制品、纺织、贱金属制造等行业,会受到更大的影响。我们根据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和全部国有企业2013年的经营数据,计算了我国不同行业对出口的依赖程度,发现计算机和通信电子设备、文工体娱用品、皮革毛皮羽毛和制鞋、服装服饰、运输设备、金属制品和机械、家具制造等行业的营业收入对出口依赖较大,受到贸易战的潜在冲击也会更严重;而黑色、有色采选、油气开采、煤炭采选、烟草制品、非金属矿等相关行业对出口依赖较小,受到贸易战的影响将较轻。

如果美国采取双反措施,根据以往经验,可能主要集中在钢铁产品、杂项制品、化学制品、金属及制品等领域。

对于美国而言,单纯贸易保护未必带来就业回归,通胀反而可能迅速上升。根据TheConferenceBoard的统计,2013年时中国制造业单位劳动力成本仅为4.12美元/小时,为美国的11%,远低于美国。所以即使美国限制来自中国的进口,美国的企业也未必有动机生产这些商品,除非美国政府在税负和补贴方面给予扶持,但这样做在经济上也是不划算的。所以单纯的贸易保护并不一定能够带动美国制造业回归,对就业帮助也不大。而如果中国采取反制措施,美国就业甚至有减少的可能。如果限制了来自中国低价商品的进口,美国消费者可能要承担更高的成本,通胀可能在短时间内上升。所以贸易保护对美国通胀的推升作用要远大于就业。

从贸易产品的类别上看,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主要是低成本、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产品,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则以飞机、电子设备、机械设备为主的技术密集型产品,这也是中美各自发挥比较优势、资源优化配置的结果。如果中美之间展开贸易战,对双方均不利。

如果美国对中国挑起贸易战,中国可以采取几方面措施加以应对。首先,短期内中国可以采取一定的反制措施,让美国意识到贸易战对双方均不利。美国的飞机、电子产品、大豆等出口对中国市场依赖程度较高,中国也可以对这些行业提出反倾销调查或提高关税。

其次,中国应该加快服务业开放的步伐,当前国际贸易的一大问题是商品贸易足够自由化、而服务贸易自由化进程较慢,逐步开放服务业一方面可以引入竞争、促进生产效率提高,另一方面也有助于缩窄中美贸易逆差、减少两国矛盾。

文字作品版权

商丘馒头机

振动测试